台湾:将CBD(大麻二酚)列入帕金森氏症和癫痫病处方

此前,台湾民众在国发会公共政策网络参与平台提议将CBD(大麻二酚)列入帕金森氏症和癫痫病患医疗适应症之处方,到今年48日累计超过5000人附议。

对此,台湾主管机关卫福部在78日正式回应指出,大麻含有超过400种化学物质,其主要成分为CBDTHC(四氢大麻酚)。虽然服用大麻仍属违法行为,但大麻中的CBD并非管制药品,若经萃取后,即可合法服用,且其具有非常多可能的医疗用途,如用于治疗顽固性癫痫的效果,在近年国外临床试验中已逐渐被证实。

据了解,对于此项提案,提案人与病友的主要诉求如下:

✓ 将CBD列入帕金森氏症和癫痫病患医疗适应症之处方

 CBD纳入健保

 允许必要时使用THC

 支持进行医用大麻研究

帕金森氏症患者代表李先生指出:在过去那么多的治疗选择中, 我觉得我们的药物类似管制药品一样,它也是像毒物一样会让我们越吃病越重,越来越没有效,所以想找到一个新出口,希望能够用CBD治疗,让我们生活上不要再那么的不方便和痛苦。

李先生从发病到现在已有7年多,在这几年中原本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但后来身体状况就一步一步的走下坡。 最终,医生给到的建议就是你最好开刀,但开刀不一定会好。李先生表示,为什么向政府提案建议CBD纳入处方,就是希望能够在千万分之一里面找寻一个机会,可以不要开刀,不用增加额外的风险与医疗费用。

癫痫患者代表罗小姐则说,自己从9岁开始就有癫痫,一直到现在快40岁。你们可以算算我大概吃了多久的西药,而且吃那么久了病情还是控制不住。她表示,希望政府可以了解这些西药的副作用,除了情绪不稳、动作不协调之外还会嗜睡、忧郁、口干、呕吐,这也是为什么病友认为CBD是一条出路。我们知道大麻是一个很争议性的植物,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在医疗上是一个很大的突破,是对患者有帮助的

罗小姐强调,不应只用毒品来看大麻这个植物。她认为大麻会给癫痫患者的病情带来一些帮助,且可以比西药的伤害来得更低。她表示自己曾经看过有一位妈妈在美国用CBD去治疗她的小孩,希望政府了解并重视大麻和CBD的医疗潜力。

罗小姐相信,CBD可以降低癫痫的发作率,网络上有很多相关影片可以证实,如此一来癫痫患者的生活品质就会变好,我们不能考驾照,不能保险那就算了,但至少可以让我们的发作率降低,也让我们更有勇气、更有自信的去面对我们的人生跟社会,至少我们可以好好的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事实上,世界各地早已有许多以大麻来舒缓帕金森氏症和癫痫症状的案例,在许多合法国家或地区,病患都可以取得医疗用大麻来舒缓症状,此前一名饱受帕金森氏症之苦的退休警察赖瑞(Larry Smith),他接受医用大麻治疗后症状有效缓解的影片在网络上疯传,引起广泛讨论。

此外,英国GW制药公司以大麻中的CBD成分开发出新药Epidiolex。去年底,GW公司宣布,根据Epidiolex的三期试验结果显示,该药物对一种罕见、灾难性的婴儿严重肌阵挛性癫痫(Dravet Syndrome)和另一种极其难治的小儿癫痫(Lennox-Gastaut Syndrome)有令人吃惊的疗效,能将发作频率降低50%之多。

最重要的是,没有任何一种其他药物能够取代Epidiolex的疗效,也因此,美国食品药物监督管理局(FDA)还授予Epidiolex治疗上述罕见疾病的孤儿药资格。要知道,取得孤儿药资格并不容易,孤儿药指的是一些专门用于治疗罕见疾病的特效药物。

对于民众的提案与病友的诉求,卫福部指出,大麻中的CBDTHC两者所产生的精神影响有明显的差异,CBD不具有精神作用,因此并非管制药品,但考量其具有药理活性及多种可能的医疗用途,政府仍以药品管理。

卫福部进一步说明,有研究报告指出CBD可以活化5-HT1A受体(与治疗抑郁症有关)、Glycine受体(与神经保护、抗发炎等活性相关),此外亦有文献指出,CBD亦可用于治疗癫痫、癌症引起的疼痛、思觉失调、躁郁症、焦虑症等,尤其是用于治疗顽固性癫痫的效果,近年来在国外的临床试验中已逐渐被证实。

对于病友的需求,卫福部指出,民众可依《药物样品赠品管理办法》办理CBD相关产品之专案进口供自用,并应检附申请书、收件人为病人姓名之国际包裹招领单或海关提单、药物外盒、说明书、仿单或目录、载明经核淮之药物样品绝不出售、转让与转供治疗其他病患之用之切结书、国内医疗院所出具之诊断证明及医师处方。

至于针对提案人与病友允许必要时使用THC”,卫福部则偷懒直接照抄上一次二级毒品大麻调降至三级毒品与开放管制医疗研究提案的回应,可以说是了无新意。卫福部认为,考量安全性、依赖性、滥用性、社会危害性及风险效益,且并非无其他可替代的药品,THC的使用仍应被禁止。

简单来说,这次提案最大的进步在于,台湾的病患以往都只能眼睁睁看着网络上与其有同样病症的人透过大麻舒缓自身症状,如今卫福部明确指出病患可合法专案进口CBD相关产品,让许多病患在常规西药之外多了另一种选择来舒缓自身症状。

虽然这只是医用大麻合法化的一小步,但却值得我们反思大麻在台湾的非法地位,甚至是被称为毒品的可笑之处。也许只有当我们撇除一切对于大麻先入为主的想象与偏见时,社会才能明白为何世界上有越来越多国家陆续开放大麻,届时台湾才有可能迎向一个绿色的未来。